采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采暖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立信PK中兴玩规则才是王道

发布时间:2020-02-11 06:00:44 阅读: 来源:采暖炉厂家

今天,中兴终于对爱立信的官司开口了。关于GSM和WCDMA的专利一谈就是4年,只可惜中兴的诚意,爱立信没有看到。

那么,中兴是一个光靠山寨起家的公司吗?不久前,国际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中兴的PCT专利申请已经提升至全球第二位、位居行业第一位。

就在最近,中兴宣布与和记黄埔旗下Hi3G签署一项 LTE FDD/TDD建设协议。这也是全球第一个大规模商用的LTE FDD/TDD网络。Hi3G经过多方考察,中兴凭借技术和交付上的优异成绩单,拿到订单,从而在LTE竞争最激烈的欧洲大陆占据领先者位置。4G的号角已经吹响,根据合同约定,中兴通讯将在瑞典和丹麦为Hi3G建设LTE FDD/TDD双模商用网络,为用户提供高达100Mbps的数据吞吐量。这无疑动了爱立信的奶酪。

不过,爱立信并不习惯中兴在自己的老巢出风头。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愚人节当天,爱立信向英国、意大利、德国法院提起一项诉讼,称中兴侵犯了自己的GSM/WCDMA终端专利。爱立信首席知识产权官卡希姆阿法拉赫指控,中兴拒绝签署一项专利许可协议——根据此协议,中兴须向这家瑞典集团支付专利权使用费。由于尚未与中兴通讯签署专利许可协议,除了要求赔偿,爱立信还计划请求英国、意大利和德国法院制止中兴通讯手机的销售。爱立信表示,这些手机采用的技术对其专利构成侵权。

爱立信还计划请求德国法庭制止中兴通讯某些网络基础设施的销售。注意,爱立信诉中兴案也巧妙地避开了最难缠的专利所有权迷局,选择了对中兴的终端产品下手,因为其出货量往往较大、取证更为容易。同时,爱立信参股索尼的索爱已经江河日下。就算中兴提起反诉,对于它影响不大。而中兴在欧洲三国的终端生意红火,所以它的诉讼更具杀伤力,可以延缓其推进的速度。那么,爱立信究竟在担心什么呢?答案是4G!

全球的运营商都在抢夺频谱资源,因为这是4G的基础。根据LightReading报道分析,在年初,Hi3G从Intel手里得到了瑞典50MHz的TDD频谱资源,又在丹麦也获得了25MHz TDD频谱。更为致命的是同等TDD频谱资源的价格,仅仅为FDD资源的3%!要知道,后者在3G时代几乎拖垮了德电、法电等一流厂商。相对奢侈品FDD,物美价廉的TDD更受欢迎,于是TDD/FDD双模成了主流,在FDD/TDD的融合终端芯片未推出之前,肯定以TDD单模为主,这便是TD-LTE网络。

原来是FDD领先,但是中国移动对TD的投入,加上中兴、华为、大唐为主的中国厂商做大做强。TDD产业链的竞争力与FDD的差距迅速缩小。4G时代,无疑是打翻身仗的好机会。所以,在TDD和FDD两个帮派的首轮对决中,中兴的这次胜出,威胁到了老牌帝国爱立信。要知道,二者的差距仅有半年左右。目前,德国、日本、荷兰等多家一流运营商已经选择与中国移动合作,进行TD-LTE测试,很多是实质性在建设。不久前,中国移动的TD-LTE建设中,先期只有大唐、中兴、华为、诺西、阿朗五家厂商入局,这五家厂商在TD领域投资更大,后期摩托和爱立信才挤入,这无疑增大了爱立信的危机感。

据《金融时报》报道显示,爱立信和中兴的相关谈判已经超过3年,但选择在中兴拿下和黄的时候发难,全球通信业头牌爱立信显然是用市场的方式来争取自身利益。据LightReading透露,和黄瑞典的核心网、和黄丹麦的全网由爱立信提供。这次中兴强班夺权,无疑威胁到了老大的地位。所以,爱立信动手了。

其实,类似的争端,在华为与诺西、摩托罗拉之间也屡见不鲜,在行业内的市场战役中没有对错,只有输赢。因为除了独善其身的高通之外,其他厂商的知识产权均处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地,许可就没事,不许可就麻烦。争议需要第三方斡旋,甚至诉诸法律。但是联系到此前华为在美国收购时所遭受的不公平对待。这次全由市场说话的方式,更加公平合理。试想,爱立信是瑞典企业,如果瑞典的有关部门处于护犊子的心理,以行政手法干预,那中兴一点胜算都没有。退守香港的谷歌,不都是血淋淋的实例吗?

2G时代,国内厂商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到了3G时代已经开始学会利用游戏规则议价,维护自身权益。这次,4G时代,爱立信诉中兴,无疑又是一次用市场方式解决竞争问题的好机会。中国厂商走出去,必然要面临市场竞争,除了在主营业务方面,也保护在知识产权的保障方面。专利竞争是市场竞争的一部分,此前谷歌、苹果、摩托罗拉也都遭遇过,因此中兴、华为等企业想要国际化,就必须正视、重视游戏规则的问题,不断增强自身的竞争力和议价能力,不仅在规定动作中做好,也要在自选动作中有力有理有节。虽然,在媒体透明度方面,我们还没有发现中兴的正面回应,但是参考此前华为PK诺西的经验,中兴应该开始应对法律诉讼,组建游说团体、进行产业链动员了。

爱立信诉中兴案也带来一些启示:比如此案,瑞典政府并没有出面干预,而在此前可口可乐收购汇源,华为美国收购事件中,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的介入却让国内企业似乎有了庇护,这显然不利于企业的国际化成长,如果只是依靠行政力量来达成商业目的,那么久而久之,这种依赖将让它们丧失利用游戏规则保护自己的能力。

随着中国的知识产权环境越来越成熟,中国政府应效仿国外政府作法,鼓励企业用市场经济手段和法律手段解决知识产权纠纷,逐步减少行政干预。如果习惯了看得见的手左右一切,就永远无法真正实现看不见的手来自由调节。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不是很好么?

食品药品经营许可证

深圳代理记账会计

深圳筹划税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