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采暖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仿手机以假乱真苹果小米三星成重灾区

发布时间:2020-01-14 17:53:56 阅读: 来源:采暖炉厂家

国产品牌手机的价格战挤压和国人消费意识的觉醒,让杂牌的山寨手机市场早已式微,曾经风头无两的华强北不复昔日荣光,然而高仿机因其巨大的利润空间却始终一直存在,不少手机作坊乃至工厂都看中这块 “香饽饽”。苹果、三星、小米、华为、魅族是他们最“钟爱”的品牌,和原机几乎一模一样的高仿机以低价甚至原价卖给那些迫切希望用上最新最潮手机的人们。

“我们主要做小米的高仿机,可以做到和真机一模一样,IMEI码都可以官网验证。”深圳市一家手机厂商的负责人刘先生告诉《IT时报》

一部高仿iPhone 6只需1600元

“1600/1700元出售iPhone 6/6 Plus高仿机,质量保证,七天包换,一年保修。”在一个名为“高仿苹果手机代理代发”的QQ群里,类似这样的信息每天都会弹出很多遍,群里大多都是深圳高仿手机网络经销商,他们从厂商手中直接拿货,然后在线上销售。

大量的高仿手机通过线上渠道进行销售,在阿里巴巴采购平台上输入关键字“手机”进行搜索,页面马上会跳转出大量售价低廉的品牌手机,你可以看到大批339元的米4、680元的魅蓝Note、1799元的iPhone 5S,甚至225元的荣耀7。这些手机店铺首页的宣传语上都标注着“保证原装正品”,提供的图片也和官网上几乎没有差异。然而一位手机渠道商告诉记者,“这类手机都是高仿机,打着特殊渠道的幌子,实际上都是假的。”

《IT时报》记者随机采访了阿里巴巴采购平台上的多家数码商行,了解到目前一台“iPhone 6”的批发价最低只要580元,而“iPhone 6 Plus”是680元。“我们有充足的货源”,个人代理商阿富(化名)告诉记者,他从2013年开始从事高仿手机代理,现在已经有稳定的渠道拿货,也有固定的客户群。“高仿机到终端零售商手上,一台iPhone 6绝对可以保证200元以上的利润。”一位高仿手机生产厂商告诉

这些高仿苹果手机通过各方面的渠道,以或高或低的价格卖到每一个终端消费者手上,“1600元卖给你,卖多少你自己决定,中间差价都是利润。”阿富告诉记者,他的苹果高仿机是全网质量最高的。

除了阿里巴巴,还有很多线上商城专门从事高仿机的销售。在网上搜索“高仿手机”,会弹出很多购物网站,基本都是打着高仿、精仿甚至超精仿的旗号,进行苹果、三星、小米等品牌手机的销售。“一天能卖十几台高仿机”,巅峰手机网李强(化名)告诉记者,李强从事高仿机销售已经有8年,深谙高仿机市场的运作规律,他表示可以在他那里拿货,然后通过网店、微商去卖, 不用承担任何风险。而当记者追问上游厂商是哪家的时候,他言辞躲闪,不肯透露任何信息。

国产手机成“被高仿”热门

随着国产手机竞争进入“血海”,4G手机价格已下降至399元,原先一度风生水起的深圳山寨手机厂商纷纷将目光转向出口市场,而另一部分厂商则开始在高仿国产机上“下功夫”,尤其是当小米、华为、魅族等厂商的新机刚上市时,“饥饿营销”造成的一机难求,让高仿机找到了市场。2014年开始,消费者关于买到“假小米”“假华为”的投诉逐渐增多。

安徽芜湖的小伙赵利(化名)去年在淘宝上花2800元买了一台华为mate 7(市场价2999元),没想到不到一周,新手机便开不了机,到华为官方售后店送修后才发现,店主信誓旦旦保证的真机是“货真价实”的高仿机。利用华为售后开的证明,赵利向淘宝投诉后,成功退回了手机,那家淘宝店铺也被关掉了。山东青岛的王蓓(化名)则没那么幸运了,自己在实体店花了5200元竟然买到了三星S6的高仿机(市场价5288元),只能自认倒霉。

刘先生告诉记者,小米仍然是目前最赚钱的被高仿对象,他们基本可以做到一模一样,在其刚在网上发布的商品信息中,“小米note增强版,急速八核,1300万像素,5.7高清大屏,可通过官网验证,原封配发票”,价格只需900元,而同等配置的小米顶配版,在苏宁易购的售价是2999元。

网店、三四线城市是主要渠道

“做高仿机的人有一个固定、封闭的圈子”,深圳一位多年从事手机生产的厂商告诉《IT时报》记者,但圈子小不代表出货量小,通过网络渠道和线下渠道的配合,可以很快将高仿机卖到终端消费者手中,“这是一门危险的生意,但市场还是一直存在,一两百号人的组装厂,一个月可以出几十万台,一年下来就是几百万台。”

这些外表和品牌手机高度相似的手机都卖到了哪里?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目前这些手机的主要市场是在三四线城市,甚至四五线城市或者农村,这些地方的人对品牌辨识度不高,对价格更为敏感,高仿机很容易鱼目混珠,也有一些人“好面子”,明知道是高仿机,但为了赶时髦,也愿意打开钱包。

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二线城市没有高仿机。“在一些手机的集散中心,或者郊区,高仿机还是比较多的,”上海火车站附近的一家渠道商告诉《IT时报》记者,一些上海本地渠道商,也隐晦地表示,“如果你想要高仿机,告诉我具体型号,帮你去深圳拿货。”

打假成本太高难彻底根治

作为高仿机的重点盯梢对象,小米在打假的道路上不遗余力。今年曾有媒体报道,小米已经将打假矛头对准上游厂商,派专业卧底去工厂“潜伏”,一旦有大批高仿小米交易,就报警。而华为的态度则是,“通过售后发现了高仿机的存在,不过暂时还不会采取具体行动。”

在孙燕飙看来,除非高仿机已经威胁到了所仿品牌机的市场,否则那些品牌手机不会去打压这个市场。厂家分散是打击难度大的原因之一,现在做高仿机的厂家多为一些小厂家,“目前在深圳做高仿、山寨的厂商,包括方案公司在内,数量只有两三千家,而以前,这个数字是一万多家,”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行业分析师向记者透露,“就像你灭蚂蚁,一个一个杀,没有意思,只能等变成大蚂蚁再来一锅端。”

名医汇

名医汇

名医汇

名医汇